• Wing

乘客座位上的空中服務員?






這一種任務,很多航空公司稱之為Deadhead,就是在那航班當乘客的意思。

不同航空公司有不一樣的說法 例如國泰用代號PX ,亦有稱為(DT)Duty Travel,或稱為DH( Deadhead) 或PNC ( Positioning Crew)。


航空公司機組人員(包括空中服務員和機師)在公司要求下旅行。事實上他們正式執勤但又不是工作人員的一部分,他們一樣要化妝紮頭穿制服,一樣要到公司報到。


通常會有這種安排主要因為航班調度的原因,可能是因為某班機取消或者某航班有機組人員缺席,也有可能來回程是用不同的機種引致人手數量不一樣,就會這樣安排。另外如果是新航點的第一班機又或是取消航點的最後一班機,也會需要一組機組人員從香港PX過去,載客人回香港。


其實依照規定,deadhead的空服員在客人登機前,要換上便服以減少誤會。但很多時候長途航班大家會換成便服,但是短途機大家通常就只會換上一件便服外套,看起來不太明顯就好。


在飛機上PX其實真的很辛苦(說笑),就是吃飯看電影或睡一覺,除了飲酒外跟其他客人差不多,但是因為是上班,我們是絕對不可以喝酒的!


分享一個小故事,幾年前,在完成為期兩天的年度培訓課程後,我從公司總部飛回香港。

穿著空姐制服,銀色的翅膀扣針在我的製服上閃閃發光,我把手提箱放好之後,然後坐到我指定的座位上。


當乘客的隊伍從通道走下來時,我閉上眼睛聽著音樂。


突然,有人大力拍我的肩膊。我真開眼睛看到一個不屑一顧的女乘客。

“我需要你幫我抬起我的包,”她說,瞥了一眼敞開的架空垃圾箱。

我坐在座位上道歉並且禮貌地告訴她我不是本航班工作人員的一部分。

我選擇不提及乘客必須抬起並存放自己隨身攜帶的行李,這可能引發了爭議。


她非常生氣用食指指向我的臉說 “我會記住這個!”

然後她瞥了一眼她的丈夫,然後他抬起了包。


也許在他眼中,他看到一個 - 穿著制服的空乘人員 - 舒服地在乘客座位上時,這位女士對我的失職感到憤怒。 那一刻我終於明白為何公司會要求我們上機後要換成便服,我把這次經歷作為一個經驗教訓。


現在,每當我Deadhead的時候,我至少都會穿著毛衣蓋上我的製服襯衫。


各位乘客請尊重那些不是在工作的工作人員!

  • HKATC Whatsapp
  • HKATC Twitter
  • HKATC Instagram
  • HKATC Facebook

©2019 by Hong Kong Aviation Training Center.